赤峰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大逆之门 第七百六十七章 无极宫

2020/01/16 来源:赤峰信息港

导读

大逆之门 第七百六十七章 无极宫安争现在手下多那么多人,住的地方本来就不大,现在只能做出决定,搬到了赢来的道观里,这里本来就能住,而且

大逆之门 第七百六十七章 无极宫

安争现在手下多那么多人,住的地方本来就不大,现在只能做出决定,搬到了赢来的道观里,这里本来就能住,而且占地很大。白塔观的容纳上万人一点都不显得拥挤,况且这里的地理位置远比之前住的柳杨大街要好。

安争委托大羲户部的官方拍卖行把自己从西北杀的妖兽除了晶核之外的东西都卖了,所得巨大。现在不少大家族的人都在收购这些召唤兽的尸体,因为这些尸体很有价值。非但肉身可以制造近乎顶级的甲胄和法器,而且还能研究这些妖兽的弱点。

安争听说猰貐的尸体就是被观星阁的人买走的,这个神秘的衙门不缺钱不缺地位,他们似乎什么都不缺。因为他们有着圣皇陈无诺近乎没有节制的支持,这一点安争在上辈子就知道了。观星阁里都是各种各样的怪物,可不仅仅是修行者,这些人聚集在一起能干出来什么事安争都不觉得稀奇。

这一大笔的金品灵石入账之后,玉虚宫上万人在金陵城的日子就可以过的相当舒服。当然,就算没有这笔灵石入账他们一样可以过的相当舒服。安争下令所有人不许随便出入,必须保持神秘,不然的话,燕国的口音就能泄露他们的身份。

关于孰湖的问题必须要解决,安争将事情安排之后,给自己半天的时间来重新熟悉一下。其实自从逆鳞齐全之后,安争还没有时间好好研究一下。

逆鳞是完全融入了安争的身体之中的,可以说逆鳞就是他的一层皮肤一样。但是在意念之下,逆鳞可以卸下来,也可以转换成真实的甲胄穿在身上。

“天目”

安争叫了一声:“看看逆鳞有没有什么弱点。”

天目的声音随即出现在安争的脑海里,十分清晰。

安争问:“伤害饱和是什么意思?”

安争心说这天下果然没有完美无缺的宝物,逆鳞这四成伤害分担的变态能力后面,就是次数的限制。以前以为没有次数限制还很高兴,现在仔细的研究过之后才知道是自己搞错了。

安争问:“逆鳞还能不能添加属性。”

“可以。”

天目回答:“逆鳞是无限制进化型超品神器,所以可以添加任何属性。但是因为品级太高,所以属性的品级提升十分缓慢。建议增加速度属性,逆鳞在速度上的加持几乎为零,相对于承受伤害之后速度抽减持,还会拖慢主人的速度。”

安争知道这是防御性法器的通病,于是坚固的防御性法器在速度上就越慢。

“搜索一下,看看我现在持有的法器,有多少可以加持速度属性。”

天目回答:“是。”

血培珠手串上微弱的光芒一闪,那是天目在搜索安争存放于血培珠手串之中的法器和灵石等等各种宝物。血培珠手串的存放量之大,如果让人知道了的话可能会吓老大一跳。

“有四件法器可以加成速度属性,一件金品巅峰,一件金品初阶,两件红品法器。融入逆鳞之后,预计提升速度为二。”

才二干掉两件金品法器,两件红品法器,才把速度提升两点。超品神器的副作用就是消耗巨大啊连安争都有些肉疼,但还是要这样做。这四件法器加起来的价值足够巨大了,可安争融进去连眼睛都没眨。

“发现宝物新属性。”

天目的声音忽然出现在安争的脑海里,让安争楞了一下。

“什么东西?”

“息壤。”

为什么会这样?

安争一时之间有些想不明白,可以说息壤是他在无意之中得到的宝物,而且是安争现在手里的宝物之中品级可能最高的,不仅仅那是上古遗传下来的旷世至宝,还因为他是天生的,而非认为创造的。

“传送属性是怎么来的?”

安争问天目。

最近都没有使用过息壤,是因为息壤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造成巨大的灾难,息壤是见水疯涨的东西,威力巨大,破坏力也巨大。

天目回答:“分析为药气的吸收,血培珠之中的药田药气滋补了息壤。息壤原本的伤正在逐步修复,曾经具备的能力正在复苏。”

安争心说这倒是个好现象,有了息壤的传送能力,自己以后进出金陵城就容易多了。安争曾经的瞬移宝物两世双生树给了杜瘦瘦,现在安争自己的瞬移距离都有几百米远了。若是息壤的传送距离只有几百米的话,那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能传送多远?”

安争猛的站起来:“什么意思?”

“凡是有土的地方,都能传送到。”

安争忍不住想要笑了,这可不是随随便便捡到个宝贝那么简单,这是捡到了绝世宝物啊只要是有土的地方就能传送到,这就厉害了。没有距离限制,也就是说安争可以在这个世界上任意穿梭了。

高兴的快要手舞足蹈的安争好像被泼了一盆冷水似的,一屁股坐下来自言自语的说道:“虽然一个月一次有些好啊了,但好歹是距离无限制的传送。既然有了那就试试,再去一趟西北,是时候和那个孰湖做个了结了。”

他将逆鳞和息壤收起来往门外走,刚要去找陈少白他们去一趟西北的时候,外面有弟子快步跑进来,看到安争之后垂首道:“宗主,外面来了几个人,说是来踢馆的。”

安争忍不住笑起来:“踢馆?”

这次回到金陵城之后,真是什么稀奇事都能遇到。

那弟子回答道:“应该就是来闹事的,这几天宗门外面就没安生过。”

安争:“让叶小心去处置一下就好了。”

弟子连忙答应了一声,转身去找叶小心了。

安争没把这件事当回事,这些日子来玉虚宫外面干什么的都有。为了引起玉虚宫的注意,有在外面修行的,有在外面展示实力的,有在外面慷慨激昂的演讲的。他去找了陈少白他们几个研究一下怎么除掉孰湖的事,毕竟那是个大祸害。

还没说几句话,下面弟子快步跑进来:“宗主,叶小心受伤了。”

安争眉头微皱:“怎么回事?”

“对方很跋扈,说是今天要把咱们玉虚宫从这赶出去,就像当初咱们把白塔观从这里赶出去一样。”

“叶小心怎么样?”

“伤的不轻,对方下手很阴狠。叶小心上去说话的时候,对方其中的一个人忽然出手偷袭。”

“偷袭?”

安争站起来往外走:“偷袭到了我门口了。”

大门外面,四五个人站在那看着挡住大门的天启宗弟子,站在最前面那个看起来二十三四岁左右年纪,白面无须表情有些阴沉的年轻人说道:“真是见面不如闻名,我听闻玉虚宫是道宗最正统的传承,怎么你们这的人修为这么烂。”

他指了指玉虚宫的牌子说道:“要我说,你们自己把牌子摘下来,省的以后被人摘下来还丢人。”

有弟子说道:“你们偷袭叶师兄还有脸说这样的话!”

那年轻人哈哈大笑:“我们无极宗的行事风格你可能不知道。”

他看向那弟子认真的说道:“无极宗没有任何规矩,如果非要说有一个的话,那就是不能输。修行如果有桎梏有规矩,那就不是纯粹的修行。人性也一样,人性如果被规矩和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束缚,那么久没有办法修行真正的自然大道。”

“无极宫的修行方式,就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要能打赢,不管你怎么打赢的。”

他缓步走到那弟子身前,因为比那天启宗的弟子个子稍微高了些,所以有点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弟子:“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种成功的手段,而不择手段也是其中之一。就正如我现在站在你面前,你会戒备着提防着,但是你不会先出手,为什么?”

他笑起来:“因为你们觉得那样是不光彩的事。”

他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所谓的光彩和不光彩,其实不过是一种虚伪的表现而已。杀人来说,最终的目的是杀人,你有道德的杀和没道德的杀,难道不一样?”

他突然出手,一把掐住了那弟子的脖子将人举起来:“比如现在,你看来这叫偷袭,可在我看来,这就是战斗的一种方式。”

他身后那几个人全都笑了起来,每一个的笑容看起来都差不多。

“无极宫要扬名立万,自你玉虚宫开始。”

汕头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广西桂东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南通白癜风如何治疗
珠海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