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信息港

当前位置:

枪芒 第二章 童年趣事

2020/01/16 来源:赤峰信息港

导读

枪芒 第二章 童年趣事刘飞宇从记事开始就生活在这个叫蓝礁村的村落,蓝礁村地势较平坦,面积不算大,南北约3公里多,东西约3公里,总面积约

枪芒 第二章 童年趣事

刘飞宇从记事开始就生活在这个叫蓝礁村的村落,蓝礁村地势较平坦,面积不算大,南北约3公里多,东西约3公里,总面积约10平方公里左右,不过人口比较少,整个村里只有三百来人口,典型的地广人稀。

村里有5个比较集中的居住地,每个居住地数十人不等,刘飞宇的家位于5个居住地之一的月亮湾,因为有座月牙型的小山,大家依山建房,这是月亮湾的由来。

南边1公里外就是海边,从这里看去,海水很蓝,一直到远方天海连成一线,都是一片湛蓝的色彩,从近处看,海水很清,如果天色好,甚至能够看到海面数十米下的景色,里面游鱼贝壳等一览无余。

这里最美的景色是日出日落,在刘飞宇出生前,刘惊雷夫妇经常两人坐到海边岩石上观赏日出日落,现在刘飞宇出生后,就由两人变成了三人,一家其乐融融。

村子往北十几公里就是附近的大镇临海镇,附近许多小村的海鲜干货都集中到这里,许多商家在这里收获,然后转运各地,因此临海镇还是相当热闹的,几乎就是个小城了。

现在刘飞宇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临海镇了,现在刘飞宇的眼中,临海镇就是最热闹的地方了,也是刘飞宇最想去的地方,那里吃的玩的可多了,每次去那里都不想回家。

蓝礁村人口不多,小孩也少,与刘飞宇年龄相当的只有十五六个,还是包括比刘飞宇大上两岁和小上两岁的,至于月亮湾就更少了。

真正和刘飞宇同年的只有3个,一个男孩叫熊战鲨,(他老子希望儿子长大能凶猛如鲨鱼,牛人啊,)比刘飞宇大半岁,1月21出生的,长的也确实敦实,家里在5个居住地之一的古龙潭,离月亮湾有五六百米距离。

据传古龙潭里面出过蛟龙,还有修炼者专门探查过,表面上古龙潭常年低温,一年四季水温都很低,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冰寒,潭口常年往外冒出丝丝寒气。

曾经有家族派七级以上的修炼者,潜进潭内搜索,下潜近千百米,还没有探查到底部,里面除了越发冰寒外,一无所获,只给出古龙潭深不可测。

有家族还不死心,就打起了潭水的主意,希望潭水有不一样的地方,用尽了方法也没有发现有太多的用处,都认为只是一个比较冰寒的普通寒潭,于是纷纷放弃,没有人在留意。

古龙潭潭口直径数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为防止小孩在附近玩耍而掉进谭里,就将这口古龙潭给围起来了。

另外一个小姑娘叫叶秀云,10月25日出生,比刘飞宇小整整4个月,同在月亮湾,与飞宇家相距不远,两小家伙天天腻在一起,在月亮湾也是个小小的风景线。

“飞宇哥哥,我们今天玩什么?”叶秀云吃完饭就来刘飞宇家,自从三岁以来,叶秀云就几乎天天来找刘飞宇玩,刘飞宇也很乐意。

“今天我们去给小鸡洗澡吧!我妈妈说人要多洗澡,不然会很脏的,你看,小鸡天天都不洗澡的,应该很脏,我们帮它洗一洗,怎么样。”刘飞宇很是认真的说道。

“好啊,好啊,我们给小鸡洗澡啰。”叶秀云很是开心的手舞足蹈。

于是,刘飞宇和叶秀云就满地去抓小鸡,最后,小鸡跑不动了,被刘飞宇和叶秀云抓了一只。

经常可以看到飞宇及后面跟着的秀云,二者关系极好,也不闹矛盾,刘宇今年四岁了,长相继承了父母的优点,眉宇间隐有英气,性格活泼,同时也极调皮。

每天和叶秀云一起,不是把家里的小鸡抓去洗澡,就是拿着小锄头在地里乱挖一气,要么跑到哪家猪圈里拿东西赶着猪乱窜等等,反正家里邻里不得安宁!李华梅对于自己这个淘气的儿子也是头痛不已。

不过大家都挺喜欢飞宇,无他嘴甜啊,爷爷奶奶、叔叔伯伯,阿姨婶婶叫得那叫一个花啊。

还有就是看大人的面子了,刘惊雷是个不错的剑士,拥有斗气。这在村里人看来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将其与村长摆到一个级别,妻子李华梅更是个牧师,村里人打猎捕鱼谁都有个磕磕碰碰的时候,受点小伤难免,李华梅也乐于助人,所以在村里人缘很好。

两个小孩一起玩,吃饭也经常在一起,哪家菜好吃就到哪家混,乡里人朴实,大家也都乐意,更加让两小肆无忌惮。

同时,小孩都喜欢热闹,哪里有热闹就往哪里蹦,月亮湾比较大,有80多人口,二十几家,两小几乎在每家都与在自家差不多,反正自来熟,大人也跟着乐呵。

从飞宇2岁多开始,刘惊雷经常带他到海水里玩,也学会了游水,不过刘惊雷一再告诉他没有大人在边上不要一个人下海。

刘飞宇开始不听,嚷着要自己下海玩,被刘惊雷丢到海里离岸较远的地方,淹了一回后就再也不敢说一个人下海了,顶多就是带着秀云跑海边捡点漂亮的石头贝壳等。

叶秀云的父亲叶海峰是本地人,狩猎捕鱼都是好手,也使得一手好弓箭,加上力气大,准头也足,虽然没有斗气加持,据刘惊雷估计和3级弓手甚至4级弓手差不多了。

“小宇,小宇,你在哪里?”李华梅扯着嗓子喊道。

“干嘛,在玩呢!”从后面菜园里传来刘飞宇有点不耐烦的声音。

“该回家洗澡啦!”听到刘飞宇的回音,李华梅继续喊道。

“好啦,好啦,怎么每天都要洗澡啊,还放一些乱七八糟的草,难闻死啦!”从后面菜园里传来刘飞宇带着少许抗拒的话。

过了好一会,才见刘飞宇满脸不痛快的跑回来了,右手手里拿个小锄头,左手拿着一些不知是草还是菜的东西,后面跟着叶秀云,两个手里同样抓着一些带泥的绿色植物。

看着两个小家伙一身泥,满脸开花,李华梅看得直摇头,心里又气又好笑,这两个混小子,每天都把一身弄得脏兮兮的,那还有人样,简直就是两个泥娃娃!

将刘飞宇拉到准备好的浴桶边,准备给他进行药浴,从刘飞宇出生开始,李华梅夫妇就每天给刘飞宇进行药浴,已经坚持数年了。

这是刘惊雷无意中得到的一张药方,许多年前穷人练体用的,总共分六个阶段,前面两个阶段主要是温养身体,缓缓的改善体质。

第三阶段是过度阶段,同样有调理的作用,不过开始对身体机能产生刺激,开始伴随一定的疼痛了。

后面第四阶段到第六阶段,配合锻炼,能够强制性的让身体本身力量达到第四等级到第六等级,不过相当痛苦,非意志力相当坚韧者无法成功。

这个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忍受的,而且这个药方主要是针对练体者或体修使用的,还是家境比较贫穷的人使用的。

虽说对身体有滋养作用,理论上对所有资质都有效果,不过在资质的提升上,效果远不如一些专门的配方,所以,这个药方在那些大家族眼中并不值钱,他们有的是比这个更好的。

“我要和秀云妹妹一起洗,好不好?”刘飞宇拉着李华梅的胳膊,摇了摇撒娇道。

李华梅觉得很好笑,伸手刮了刮刘飞宇的小脸蛋:“羞不羞,人家是小女生,怎么能够和你一起洗。”

“那你也给秀云妹妹一份啊,你们放一些乱七八糟的草进来,不是说对身体有好处吗,那我也想秀云妹妹的身体好啊,好不好吗?”刘飞宇继续纠缠。

“好啦,从明天开始,我们帮你秀云妹妹也准备一份就是。”刘惊雷在边上连忙接过话题,不过心里在想:“反正是老子自己采的药草,不值几个钱。”

“哦也哦也,还是老爸好!我爱死你了!”刘飞宇兴高采烈,手舞足蹈起来!

郑大一附院郑东院区怎么样
襄阳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陕西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甘肃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盐城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