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信息港

当前位置:

剑道师祖 第二百五十七章飞鹤楼中

2020/01/16 来源:赤峰信息港

导读

剑道师祖 第二百五十七章飞鹤楼中进了鹿鸣后陆鸿等人便弃了马车行走在长街上,街前的石板桥上是春柳花开,画船轻泊,街旁是则是烟雨朦胧,房屋

剑道师祖 第二百五十七章飞鹤楼中

进了鹿鸣后陆鸿等人便弃了马车行走在长街上,街前的石板桥上是春柳花开,画船轻泊,街旁是则是烟雨朦胧,房屋鳞次栉比,一路行来尽是如画美景。

远处则是与这里的婉约截然不同的雕梁画栋,富丽堂皇。

鱼幼薇自小在花月楼长大,很少远游,见惯了临潼的文气风流,胭脂粉面,忽然看到这里的小桥流水只觉得处处新奇,只是见孙瑶和晴儿两人一左一右走在陆鸿身旁时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不知是不是错觉,那一晚在冯家孙瑶代陆鸿受过,之后陆鸿便好像刻意疏远她,即便是对那个小婢女也比对自己要亲密几分;从临潼到鹿鸣,一路上他都寡言少语,虽说是因为冯家的缘故,接踵而来的杀手让他应接不暇,但也不至于连几句体己话都舍不得说吧。

自己身世凄苦,好不容易找到个可以托付的人到头来似乎又是悲剧,想到这里不禁悲从中来,看着前方的三道身影眼睛也变得有些模糊。

“幼薇,这里人多,你别落下......”,

陆鸿回过头,话没说完,忽然看见她泪眼朦胧。

“幼薇,你怎么了”,

陆鸿忙走过来。

鱼幼薇红着眼睛摇了摇头,张口想要说什么但却说不出来。

陆鸿握着她的小手,道:“又胡思乱想了,我这几日都在想冯家的事,倒是没顾得上你,让你受委屈了”,

他不说还好,这么一说鱼幼薇只觉得更加委屈,强忍着不哭,但眼泪却止不住流下来。

“哼,狐狸精”,

前面的晴儿抱着手哼道。

孙瑶笑道:“呦,好酸,不知道的还以为鸿儿已经娶你过门了呢”,

晴儿脸上飞红,扭捏道:“师父,我替你打抱不平你还欺负我,以后你和少爷的事我再也不管了”,

孙瑶忍俊不禁道:“他现在可是丙字名人榜上的第三人,你要是能管的了他以后我就叫你师父好了”,

“天下第三就这样了,那以后要是成了天下第一不是要妻妾成群了”,

孙瑶吃吃笑道:“这可是你说的,要是一语成谶我可找你算账”,

长街前不到一里处有一座高楼,楼外牌匾高挂,匾上“飞鹤楼”三个大字龙飞凤舞,一勾一划带着令人回味的余韵,一点儿也看不出是商家手笔。

“这几天我们就住在这里吧”,

孙瑶转身看了眼陆鸿,指了指飞鹤楼,陆鸿略一颔首,抬起头略看了一眼,心中微微一动。

前面似乎有一股很熟悉的气息,奇怪的是那气息似有若无,让他难以分辨。

飞鹤楼外面看来富丽堂皇,内中倒是十分雅致,桌椅都是上等的黄花梨木,墙上张贴着名人字画,顶上吊着灯笼。

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从楼上走下来,脸上带着憨笑。

柜台后穿着长衫的瘦削男子看了他一眼,低头又拨弄着算盘,道:“那个姓何的客官还是只要馒头和咸菜吗”,

“今天多要了一碟卤豆腐”,胖胖的男子憨憨地笑道。

瘦削男子眉头凝起,道:“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物,来这里快半个月了,也不见他出门,整天就吃馒头咸菜卤豆腐,也不嫌腻”,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从他来后店里不少客人都有抱怨,说什么半夜里有时会凉飕飕的,像是闹鬼,不少人还病倒了,偏偏这人看起来很不好惹,不能赶他出去”,

现在是晌午,但想起那个人的身影他还是会觉得冷飕飕的。

“呦,几位客官是吃饭还是住店”,

正说话间有客人走进来,一男三女,甚是惹人注目,背剑的青年气质不凡,他身后的三名少女个个姿容出众,见惯了美人的掌柜也忍不住多看了他她们几眼。

孙瑶笑道:“吃饭,也住店,四间房”,

取出几锭银子放在柜台上,小二忙点头哈腰地带他们上楼。

这几日吃饭住店的人都不少,飞鹤楼里甚是喧闹,只是不知为何隐隐的总有一股凉意传来,陆鸿偏头时看见角落里坐着一名白衣少年。

少年前发齐眉,后发披肩,面容十分俊美,但他坐在那里却好像一块冰雕一般,无论谁看了他都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

陆鸿看向他时少年也正抬起头,两人恰好四目相对,彼此心中都是一动。

阿决,洗剑冰河的阿决。

陆鸿自然还记得这个少年,当日在品剑轩瑞雪剑屏时虽然一众高手在侧,但真正名副其实的不过寥寥数人而已,而阿决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即便是慈心剑塔的林冼慧和咒剑海的欧阳若缺似也对他礼敬三分。

阿决也没有忘记他,事实上那日瑞雪剑屏上高手众多,但他真正记住的只有陆鸿一人。

没有言语,两人点头为礼,陆鸿转身走上楼去。

在楼上收拾好房间后四人才走下楼,陆鸿略看了一眼,见楼下宾客满座,他们身上衣饰各不相同,显是来自神州各地,其中不乏妖邪之辈。

这里过半都是修界中人,不少人修为根基已颇是不俗。

不一会儿又有五人进了飞鹤楼,为首的男子身材高大,体格健硕,皮肤粗糙,脸上虬髯遍布,俨然一副江湖草莽的样子,他龙行虎步随意挑了个位置先是找小二要了两壶二锅头和一斤熟牛肉,然后便与随行的五人大侃特侃。

“我看谢家啊是一代不如一代了,春秋时谢乾元老先生的逐鹿风云榜乃是修界标榜,人人信服,谢老先生飞升之后这榜单便越来越不像样了,这新出的丙字名人榜是个什么玩意中州十杰少了一半,排的尽是些无名之辈,排在榜首的那个什么薛沉鸦,排名第五的阎无上,老子连听都没听说过”,

左面的瘦削男子道:“是啊,这些无名之辈上榜也就罢了,最多是有德无才,名不副实,气人的是连陆鸿那种无耻小人也在榜上,这种不是误人子弟吗”,

一旁正在夹菜的陆鸿闻言不禁愕然。

自从出了冯家那档子事后好像无论在哪里都能听到别人的恶语重伤,孙瑶也好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饶有兴致地瞥了一眼那五人未完待续。

衡阳市第一精神病医院怎么样
扎赉特旗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西宁哪的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兰州牛皮癣医院
宁夏哪家医院治白癜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