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信息港

当前位置:

长夜终有灯

2019/06/26 来源:赤峰信息港

导读

此为防盗章, 购买VIP不足70%, 72小时候后替换正文。』杂﹣志﹣虫』  叶朝十分对得起吃货二字, 她是闻到食物香味儿醒的,一睁开眼正好

此为防盗章, 购买VIP不足70%, 72小时候后替换正文。』杂﹣志﹣虫』  叶朝十分对得起吃货二字, 她是闻到食物香味儿醒的,一睁开眼正好看到她梳妆台上的SK-II神仙水, 时间有点奇怪, 不是丢了么, 本来还打算哪天有空和甄青泉去商场再买一瓶来着, 定睛一看才注意到, 不仅仅是她丢失的SK-II老老实实的躺在梳妆台上,其他瓶瓶罐罐都整齐的码成一排,地上扔着的衣服也没了,估计不是被洗了就是收进柜子里,不用想了, 肯定是祁臣看不过去帮她一起收拾的。这孩子是不是有洁癖啊,这么爱干净。想到这里她突然一瞬间脑子发热,撑着上半身往地上四处看。她胸罩呢!睡裙呢!定睛一看,还在, 和她床上的小黑熊并排待着,叠的整整齐齐。比坏的情况也好不了哪儿去, 叶朝长叹一口气,一只手盖住眼睛躺回去了。她以后可怎么面对祁臣啊。*****“叶姐。”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祁臣端了一碗东西进来, “我做了汤, 等会儿才能喝, 你先垫一口。”叶朝尽量保持着平时的高冷形象,简洁地问:“什么呀?”“鸡蛋羹。”祁臣先把东西放梳妆台上,然后过去扶叶朝起身,弯腰的时候祁臣一靠近,叶朝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热气,脖颈处微微有一层汗,汗珠顺游而下从喉结滑到衣领伸出。莫名的,叶朝心跳快了一拍。祁臣把枕头垫在叶朝身后,转身把鸡蛋羹端过来,眉眼弯弯的,不着痕迹的电了叶朝一下,说:“你尝尝,我听人说这时候吃点热的会舒服一些。”鸡蛋羹水润光滑,微微晃动和布丁一样,一勺入口,里面还有搅碎的虾肉和香菇,温热营养。叶朝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胃里有了暖意,不太难受了。这时候想起来问他:“你今天怎么这个点回来了,不是工作出问题了吧?”“没有,我今天休假看房子去了。”啊,对,祁臣在这儿住了快一个月,按照约定的确该搬走了。“那找到合适的没?”“去看了地下室,还行。”说这话时,祁臣微微低头,可从眼里能看出一点茫然,像是下雨时街边被淋的幼小动物,倔强又可怜。他大部分的时候都是沉默的做事,打理好家里的事物,成熟冷静的待人方式让人觉得他的年纪并没有那么小。乍然露出这幅神情,叶朝一下子就被这种反差牵动了心脏。她对弱小动物没办法了。*****心一软,叶朝把碗放到祁臣手里,看着他说:“别去地下室,那里没窗户又潮湿,住不了多久就落下病根,以后治都治不好。”“你怎么知道?”“你以为我为什么现在这么疼,我刚工作的时候就住地下室的,地方还特小,按照我朋友调侃我的话,狗来了我家都只能竖着尾巴摇,左右施展不开。”祁臣忍不住笑了,他没见过叶朝如此逗趣的一面。他长得好,笑起来很好看,叶朝看的心情愉悦,她发现近祁臣对她笑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嗯……明明刚遇见的时候还是一副高冷模样的,伸手递钱给她样子反倒有点霸道,让她不得不收,现在嘛,那种冷漠的距离感消失无踪了。气氛十分轻松,叶朝的性子干脆也放开了,又跟祁臣说:“不行你就先住这儿,姐不差你这点地方。”这一句话,说的祁臣眼眶微微一热。其实,他刚刚是在赌。他知道叶朝看着冰冷,但实际内心温暖。不然不会收留他,可她不也不喜欢麻烦,上次进局子的事估计差点让自己走人,如果是从前,祁臣会心存感激的离开,他不喜欢欠人,也不想再给她添麻烦。可他现在的心态变了,他想靠近她。他知道自己配不上叶朝,她漂亮自信又强大,有一份的职业,热爱工作,未来一片光明,他算什么,他什么都没有,但他不想放手。那个女人告诉过他,想要得到什么,就要先付出,天下没有白来的东西。从前,他尽可能的压抑自己的欲望,不要去喜欢什么,不要去奢望什么。但至今为止次,他压抑不住内心的野兽。他想要叶朝。男人要女人的那种,他想让叶朝成为他的女人。同时,他也在压抑,这样恶心的自己怎么配得上她。但刚刚看到她微微染红的脸,他的心中不可抑制的产生了妄念。她是在意自己的。星星之火,足以燎原。他想留下,留在叶朝身边。于是用苦肉计,加上一点难过无措的表情,果然,叶朝的目光一下子就不一样了。祁臣说不上那种目光是什么,不像是可怜,也不像是完全心软,但一下子触及到他的心口,让他的眼眶发涨,真是奇怪,小时候被他爹打几个小时都想没流一滴眼泪的。很久以后他才明白,那是心疼他的目光。叶朝,在心疼他呢。*****这次,叶朝让祁臣住下没有定下具体的期限,她想着祁臣做饭好吃,人又贴心,现在困难多住一段时间也没什么。她闲不住,喊祁臣把平板拿过来,还有客户的合同没检查,正好接着看。叶朝进入工作,耳边传来声音,原来祁臣没走,他在削苹果,很显然,是给她的。叶朝的心顿时飘了一会儿。这待遇,简直五星级享受。就痛个经,祁臣公主抱把她抱回屋,做饭煮汤收拾屋子,现在还给她削苹果,放以前真是想都不敢想有人这么伺候。因为住阴冷地下室留下的痛经毛病,她每次都难受的很,有时候忍不住和郭昊说,得到的回答仅仅是:你多喝点热水。发展到后来说她矫情,哪会有那么痛。从那以后,叶朝再难受也不会和他说了,无论是身体还是心情。就像一个知道得不到安慰的孩子,摔地上也不哭,因为没有人哄。有一次连夜赶文件,强撑着工作,半夜郭昊喝的烂醉回来,倒沙发上就睡着了,她想喝点热水都得自己去烧,每走一步小腹牵扯着五脏六腑一起疼。后来和郭昊分手,她震惊愤怒大过伤心,缓了一个月去报复回来,心里也彻底轻松了,身边的人都以为她会因为分手痛苦到失常,可她并没有很难过,大概曾经的爱早已在这些冷心的细节里慢慢消失了。*****鼻端传来苹果的清香,她的眼睛移向祁臣,一般长得好看的人,也会有角度问题,但祁臣不是,正面看着俊,侧面更撩人。他侧脸的线条特别清晰,高挺的鼻梁在灯光下洒下一片暗影,润泽的唇微启,下颚线流畅完美,顺流而下纤长的脖颈和微微凸起的喉结,显得少年清朗的身体带了一丝勾人的性感,再往下,她看到他的肌肉线条明显的手臂,就是这双手把她一下子抱起来,叶朝不知不觉地吞咽了下。她把视线转走,大约是因为月经的缘故,困意又来,眼睛怎么闭上的都不知道,伴着削皮的声音做了一个带有苹果香味的美梦。甜丝丝的。说到,叶母犹豫的说了句:你爸让我转告你有空给他打个电话。叶朝一下子沉默了,良久回:“不用了吧。”叶母叹了一声,转移话题:“中秋你回来不?”“嗯,你和邓叔想要什么,我给你们带。”邓叔指的是叶母的再婚对象。“不用了,人回来就行,和小郭一起。”叶朝没直接答应,没聊多久挂了电话。*****另一边,叶母看着通话记录,2分15秒,这么多年了,每次打电话都没有过五分钟的时候,她微微叹了一声,眉宇间皱纹深刻。旁边邓叔问她:“小叶怎么说?”叶母有点伤感:“没给准话,这孩子,越大性子越冷,以前多亲人啊,她现在这样,在外面肯定得罪人。”“别多想了,孩子在永兴工作多出息,再说了,小叶就是严肃了点,其他都挺好的,你看新闻上都报道的那些,不是抑郁就是堕落……”叶母的声音变得急促尖锐:“别说了!”缓了缓,语气又柔起来:“中午吃什么,我去买菜。”*****昨晚喝了太多酒,一晚上叶朝也没缓过来,但还是要上班,去了洗手间,看到自己的头发披了下来,衣服还是昨晚那身。自己怎么回来的?真不记得了。洗漱换衣,临走的时候留意到杂乱桌子上有张纸条,字体有点扭曲,不太好看。【你好,谢谢你之前的帮助。请给我打电话:153xxxxxxxx】落款是:祁臣。叶朝歪头想了下,不记得这个名字,哪个客户给自己的么?算了,反正资料上都会有,叶朝随手把纸条扔垃圾桶里,上班去了。新的一天,她要努力工作,别人越是想看她笑话,她更要出色完成工作,决不能被看扁了。*****叶朝没事人一样上班,丝毫不在乎当了众人茶余饭后的八卦人物。午休时看到微信消息,来自好友甄青泉。【图片】【亲爱的,推荐你这本书,超级好看嗷!调剂心情棒极了!PS:床戏从29章开始,55章大肉哦。(〃'▽'〃)】叶朝看的心头一暖,好友知道她分手的情况,除了真情安慰,还送来精神食粮,只是可惜了,她现在真没时间看小说。回复了一个收到,叶朝投入工作状态,只是天不从人愿,她刚开始弄资料,宋姐进来了。“小叶,上回跟你说的那事你考虑怎么样了?”叶朝头疼,宋姐是老员工,爱好给人做媒,自从无意中知道她和郭昊分手之后就热心的给她介绍对象,是真好心,但也让叶朝消受不起,只能婉转的说:“宋姐,我不着急呢。”“怎么能不着急呢,”作为已经结婚生子多年的宋姐来说,看着叶朝都头疼,“你都多大了,再不结婚就晚了,要是你之前那个男朋友继续处着我也不用替你这么着急了,你也是的,气性太大了,交往好几年呢,怎么有点小错误就分手了呢,我要是早知道就劝劝你了。”叶朝心说还好你没早知道呢。*****祁臣给家里打了个电话,他没钱交房租被房东赶出来了,行李只用一个帆布包就装好了,他没有多少东西。酒吧的工资要下个月才结,他手上就剩一千多了,而且,他还要还钱。因此不得不拨了家里的号码。对面是他妈接的:“谁啊?”顿了一顿,祁臣说:“妈,是我。”对面有点意外,缓了片刻才开口:“大晚上的打电话来干嘛?都要睡觉了。”现在,也才六点而已。他窘迫的开口:“妈,我没地方住了,你能不能给我打一千块钱……”他妈的语气倏然一变:“你怎么回事,八百年不给家里打电话,一打电话就要钱,没有!多大的人了还管家里要钱!”“你说你都不念书了去永兴顶个屁用,还不是混不出个人样,赶紧滚回来得了,你舅这边正好缺个工人,一个月给三千呢!”“你要是不回来就死外边,别想找家里要钱,没有!”“还有,你弟快结婚了家里得买房,你要不人回来,要不拿一万块钱,否则还是那句话,这个家你别再回来了!”哐的一声,电话挂了。*****祁臣听着嘟嘟的提示音,心里揪的死紧,压在上面的那块石头更沉重,整个人真的快垮下去了。要不到钱,反而又背了一笔债,他妈找他要一万块钱呢,明明知道他给不起,无非是想逼他回去。他知道,如果自己回去了,估计这辈子再也逃不出来了。在舅舅那儿打工不会得到一分工资,钱直接给他爹,吃住也是问题,他家里,早没有他的位置了。而且,那钱都是给他弟的,买房买车,就像他辛苦攒的学费一样,都给了他弟。祁臣抿紧唇角,都是一个妈生的,为什么他妈就这么偏心呢。他们逼他回去干活,大约是之前他赚的学费让他们意识到自己长大能赚钱了,所以才会变着法的让他回去。

承德治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好
天水专治牛皮癣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