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希腊欧盟之间的博弈拉锯战

2018-12-06 19:45:10

希腊欧盟之间的“博弈拉锯战”

随着希腊新政府上台,希腊与欧盟之间就债务、紧缩的问题一直进行着密集的讨价还价,双方进入博弈阶段。2月9日,据英国媒体报道,希腊与其国际债权人之间的债务僵局仍在持续。希腊新政府坚持紧缩的竞选承诺,不再寻求延长救助协议期限,但希望从债权人处获得一笔过渡性贷款用以支撑到今年6月。欧盟和美国高级官员日前表示,奥巴马政府正在敦促欧元区领导人与雅典方面达成妥协,因为目前各方越来越担忧僵局久拖会危害到全球经济。

自希腊新政府上台以来,就债务问题与紧缩策略与欧盟进行商议,希腊已提出多种不同方案,从初的要求减计,到上周提出的由债务置换代替冲销减计,再到本周的坚持紧缩,拒绝继续接受债权国长期援助协议。虽然提出了如此之多的问题解决方式,但结果还是未能使欧盟接受并与其达成终协议。希腊让步了吗?欧盟为何不接受诸多方案?

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的专家认为,通过债券置换而不是要求债务减计,表明希腊政府在减轻政府债务负担的做法上更为缓和,与投资者更为友好,其希望通过此举来缓和与欧洲其他债权国的关系。

从要求减计到债务置换

自希腊新领导人齐普拉斯上台以来,对于希腊的猜测铺天盖地,担忧更多的则聚焦于希腊会不会继续紧缩,是否会坚持要求债务减计,若减计不成是否有退欧风险。而德国也多次隔空喊话表示其不同意减计的坚定决心。僵持一周后,希腊方面的态度出现改变,而这种改变是否可以被看成是让步的体现,希腊做此之选是否为一计良策?

对于希腊改变套路的原因,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熊爱宗对本报表示,希腊放弃债务减计是因遭到欧盟方面反对,这表明希腊并不想在债务负担解决上与欧洲翻脸,考虑到退欧的成本巨大,退欧更可能是一种竞选策略而不是一个选项。对于希腊来说,无论是选择何种方案,如何降低债务负担都是一个大问题。

齐普拉斯在发给彭博社的声明中说,我们与欧洲合作方的协商才刚开始。虽然观点有些不同,但我有的信心,我们会很快达成互惠互利的协议,让希腊和欧洲整体都受益。

希腊公布废除紧缩政策计划

紧随希腊上周放弃减计转为债务置换的提议提出,分析人士本以为希腊已经做出了让步。然而,在以德国为代表的欧盟并不认为这是一计良策的情况下,希腊态度再次转变。

希腊新政府近日公布了废除紧缩政策计划,包括减税、提高工资等,此举将希腊推向了与欧洲其他国家完全对立的一面。

齐普拉斯说明,这些措施主要为了推动国家经济增长,过去五年希腊经济萎缩了约四分之一,失业率飙升到超过25%。目前希腊的债务高达3200亿欧元,相当于经济总量的174%。齐普拉斯还承诺希腊将会避免财政赤字进一步走高,但是,他没有说反紧缩措施的钱从那里来。

希腊为何要就紧缩与欧盟产生分歧?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孙艳博士告诉中国经济时报,欧盟曾经对希腊援助附带希望希腊进行结构改革、经济增长率等许多条件,诸如此类的紧缩措施限制了希腊经济增长的动力,福利降低,失业率提高。希腊大选左翼政府获胜,左翼政党获得选票的纲领就是关注社会福利,结束财政紧缩。债券置换其中之一是与经济增长率挂钩,意味着希腊把债务包袱暂时放空,而关注经济增长。对希腊的未来来讲,尽管德国要求希腊严格财政整固,实施紧缩有益于希腊进行结构调整,但以牺牲增长和希腊社会福利为代价,长远来说利大于弊;希腊新政府要求摆脱紧缩政策,摆脱巨额债务包袱而关注经济增长,有利于经济增长带动就业、增加福利,但风险是过早结束紧缩,随着经济增长劳动力成本开始上升,希腊又重回高债运行的老路。

齐普拉斯解释:救助计划已经失败,新政府不会要求展期,因为我们不能让错误继续。五年来,在这项救助计划的压榨下,我们的人民已经无法承受更多的伤痛。我们很清楚地知道,谈判不会那么容易,但是我们相信自己的能力。我们的欧洲伙伴越是要求紧缩,债务的问题就将变得越严重。

脱离三驾马车的监督,不可能!

齐普拉斯在上周重申瓦鲁法基斯的呼吁,要求取消三巨头专家监督希腊财政的查核机制,改成由希腊、欧盟和IMF之间进行直接协商。他说,我相信对欧洲来说,这将是成熟且必要的发展。

德国政府认为,没有理由废除这种三巨头评估机制。财政部发言人克里斯蒂娜(ChristianeWirtz)在柏林表示。

熊爱宗分析,长期以来,IMF的监督以及救助条件等备受争议,例如批评IMF不了解具体国家的实际经济情况、监管条件不够灵活等。因此,希腊可能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其希望通过希腊、欧盟和IMF共同协商,来增加自身在整个监督过程的话语权。但是这也可能导致道德风险。因此,包括德国在内对此提出反对。

孙艳也认为,希腊接受救助不仅附带很多苛刻条件,还要接受对本国财政的查核,目标就是监督希腊严格财政纪律。希腊提出,由希腊、欧盟和IMF直接协商是希望三驾马车降低标准、放宽要求的一种方式。欧盟的态度取决于德国的态度,除非附加其他条件,否则短期内德国应该不会轻易放松其主导的严肃财政纪律和紧缩措施。

对于希腊一再提出的各种方案,欧元区的回应并不积极,然而在欧盟对希腊寥寥无几的回应中,提出的意见基本多属反对。

正如欧元集团主席戴塞尔布卢姆日前表示,希腊需要在2月16日之前申请延长现有救助协议的期限,以便各成员国有时间批准这一申请。

德国财政部部长朔伊布勒WolfgandSchaeuble也在路透社举办的欧元区峰会上表示,我们希望希腊继续沿着这条成功的道路走下去,这符合希腊和希腊人民的利益。但我们不会接受单方面修改救助方案。

对此,孙艳认为,与2012年欧洲债务危机危险的时期相比,欧盟已经建立防范危机的防火墙和危机解决机制。德国政策主导下的欧盟,一方面希望希腊严格财政政策,实施紧缩,不过希腊高失业、低增长也会拉慢欧元区的整体经济复苏。对欧盟层面和主要国家政治而言,坚持欧洲一体化是坚定目标,应该不会将希腊踢出欧元区。在这个指导思想下,应该有空间促使希腊新政府与欧盟谈判,双方都会做有限妥协。

熊爱宗表示,相比之前的债务减记,接下来的方案能否获得欧盟特别是德国的接受仍需要看细节,以及希腊为此做出的努力。

液压接头配件
排污泵厂家
铝基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