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信息港

当前位置:

灭噬乾坤 第六百六十四章 环环相扣

2020/02/15 来源:赤峰信息港

导读

灭噬乾坤 第六百六十四章 环环相扣神魔营地。默谷通随意丢下委任文报,转身盯住地图,眼中光华闪烁,若是自语般道,让东战场整理近来人族

灭噬乾坤 第六百六十四章 环环相扣

神魔营地。

默谷通随意丢下委任文报,转身盯住地图,眼中光华闪烁,若是自语般道,让东战场整理近来人族的动向,给我传来,同时告诫他们,时刻警戒,以防人族趁兵权转接之际突袭我等。

是!副手抱拳,蹙眉思索少许,道,东边战场传来一个消息,属下有些参不透,还望督军大人能给予指导。

说!

自三日前圣胎偷袭第六第七营地时,唐沐龙便命人每隔一个时辰骚扰东战场的驻军一次,起初尚有规律可循,但之后的骚扰,却毫无规律可言。副手神色担忧,道,属下担心,这又是唐沐龙的阴谋。

只骚扰,不进攻,没有规律默谷通自语呢喃,陡然脸色一变,举掌狠狠拍在身前的桌案上,那青铜桌案瞬时化作一堆残渣。

好你个唐沐龙,本将疏忽了,你真是见缝插针,令人防不胜防。默谷通脸色越来越难看,眼神明灭不定,传本将令,命虞穹将东战场的警备状态提到最高级别,人族下次若再侵犯,给我全力迎击,悉数斩灭!

是!副手神色凝重。即便是当初神子传召,他也未见督军如此凝重,而这次却神色却如此郑重,只怕事情的严重程度难以想象。

雪夜城,唐沐龙轻轻揉了揉眉心,乍然睁开阴鸷的双眸,嘴角微微扬起,道,墨道友,有件事请,需要拜托你亲自去办。

即墨点头,道,你说!

唐沐龙起身,附在即墨耳边,悄声耳语一番。

即墨神色微怔,眼神越来越明亮,转向唐沐龙,道,好办法!

唐沐龙淡然轻笑,道,成与不成,便全靠墨道友了。雪夜城临时构建有通往东战场的虚空台,你可从此前去,此事也只有你能办成。切记,一切从快,你最多只有半日时间。

好!即墨敛起眼中精茫,转身离开。

五个时辰后,三种议论声在东战场神魔的各营地中传开,越演越烈,最终传到东战场的原督军――虞穹的耳中。

东战场中军营地。

一个都尉看着神色淡然的虞穹,道,督军大人,下属的议论越来激烈,已影响到军容,可否加以制止?

虞穹抬头,神态若毫不知情,淡然道,他们都怎样说?

都尉看着虞穹,眼中闪过一道精茫,果然,督军大人的心思,或许正中那些‘流言蜚语’,想到此处,都尉反而定下心来,淡笑道,无非是讨论默谷通将怎样接手东战场罢了。

说吧!

那都尉眯着笑眼,道,士兵们都说,默谷通新官上任,为显官威,必然会先向东战场下达一些不知所谓的苛令,且会寻机打压督军人您,从而树立威信,借机上位。

士兵们还说,默谷通其实也就那点本事,不过是仗着神子的信任胡作非为罢了。

三日前他照样丢掉第六第七营地,而人族虽不断骚扰我东战场边境,却迟迟不敢动手,这一切都是因为有督军大人您。

还有士兵说,就那默谷通的本事,凭什么将兵权给他。士兵们都保证,哪怕默谷通接手兵权,大家依旧会听从大人您的号令。

虞穹瞳光闪烁,猛地拍在桌案上,佯怒道,胡闹,这要是传到默督军耳中,岂不是说我惑乱军心?

都尉淡笑,拱着腰道,您多虑了,默谷通的手还没有那么长,在东战场,督军大人您才是我们的天

至于默谷通,他是谁啊?都尉抬起腰,笑着看向周围的同僚,哂笑道,诸位可知道?

一个仗借神子信任,胡作非为的小人罢了。另一个都尉不屑道。

是啊,督军大人放心,哪怕他默谷通掌有接手整个战场的兵符,但在这东战场,我等只听您的号令。

虞穹目光闪烁。对于下属的讨论,他即不制止,也不参与,仿如充耳不闻,等到众人全都闭嘴不言时,他才道,不久前,默谷通的确给我下了道命令,让我将战备状态提到最高级别,说是防备人族偷袭

默谷通小儿方丢第六第七营地,被那唐沐龙吓破了胆,真当我东战场的精兵如他手中那群老弱病残。人族若真敢袭击我东战场,早就动手了。有脾气火爆的都尉不屑道。

不错,这些日来,人族也只敢虚张声势,在我营地外装模作样罢了,真要赶来,必让他有来无回。

好了!虞穹摆了摆手,神色淡然,道,默督军的确紧张过头了,传我军令,一切如常,没必要担心。

是!众将抱拳。

一个时辰后,默谷通的军营中,涌起另一种议论潮流。

默督军虽接管了兵权,但东战场的虞穹毕竟和督军大人实力相当,且此人得东战场的兵士拥护,心高气傲,未必就会听从督军大人的号令。有人小声对身边的兵士道。

这算什么,最可怕的是,若人族在此时偷袭东战场,只怕东战场定会失守,至时,督军大人到底该如何处置虞穹?

有人迟疑道,以督军严格制军的性格,我看会按军纪处置,否则难以明正军容。

我看难,按照军纪,玩忽职守,可是要判除斩刑,但虞穹毕竟是东战场的原督军,未必就会服令,且即便他服令,东战场的兵士也未必就会服从。

默谷通的副手穿过人群,听着各种议论,脸色微有些难看,拉开中军营帐,轻步走到桌案前,他小心看着默谷通,道,督军大人,只怕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默谷通的面孔冰冷且英俊,他盯住眼前的文报,道,查到是谁在散播谣言了么?

尚未查到。副手小心道。

默谷通冷声道,再有散布谣言者,全部军纪处置。

大人,只怕有些晚了,现在全军上下,全是这种议论声。副手苦涩道。

报!正在这时,一个斥候闯进军营,尚未接近,便一头拜倒在地,瑟瑟发抖,道,报告督军,东战场传来最新战报。人族突然全面反击,由于警戒不足,东战场驻军全面溃败,死伤过半,归境陨落两千人,入虚六万,道合不计其数。

哗!

默谷通陡然起身,掀翻桌岸,一口钢牙差点咬碎,虞穹这个混账,自以为是,可恨!

明眼人都能看出,那唐沐龙派人连番骚扰东战场的驻军,便是为了麻痹他们,这虞穹竟还毫无察觉。副手小心道,大人,但我还是不明白,人族迟不动手,早不动手,为何偏偏要在此刻动手?

默谷通火冒三丈,面孔扭曲不语,许久后,大笑自语道,唐沐龙,你好狠的手段,给本将挖了好大一个坑,你就在等本将接手整个战场的兵权啊!你是想让本将骑虎难下,想将我逼上绝路!

轰!

正在此刻,营帐外传来一声巨大的轰鸣,大地都在这道声音中颤抖。

怎么会事?副手大惊,匆忙赶出营帐,还未走出营帐,一个半魔已经冲来,匍跪在地,道,占星府突然攻击我军中军,来势凶猛,前军已抵挡不住,督军大人,快退吧!

报!这半魔话音未落,另一个半神已从远处冲来,人未到来,声音已经传到,报告督军大人,圣胎带人突袭我军第九营地,现第九营地已被攻破。

默谷通身躯微震,怒声道,突围!

雪夜城。

唐沐龙十指交叠,道,告诉圣胎,穷寇莫追,留默谷通和虞穹一条性命,我还等着他们继续表演呢

三个时辰后,风暴谷外三万里的陨神坡,默谷通引领数万残兵暂时停驻,他全身占满血迹,脸色阴沉难看,怒火中烧。

副手大声道,安营扎寨!

而后,他快步走过去,抬手想扶住满身伤痕得默谷通,但却被默谷通抬手打开。

传令全军,虞穹玩忽职守,罔顾军令,按令斩首。

大人三思,虞穹不能斩,他在东战场威望太高,斩他定会引起东战场军士的哗变!副首大惊道。

默谷通怒瞪虎目,推开副手,道,斩!

不久后,东战场。

虞穹也被来势凶猛的人族大军追击数万里,好不容易才拜摆脱人族追兵,尚未来得及喘息,来自默谷通的命令,又如一道晴天霹雳,差点将他劈懵。

默谷通的副手带领数名归境修士,从虚空台中走出,神色肃穆,盯住虞穹道,虞穹,督军有令,你玩忽职守,亵渎军令,罪该万死,即刻斩首示众。

默谷通想斩我?他以为他是谁,凭什么斩我?虞穹大喝。

捉住他!副首脸色难看,带领一众归境杀向虞穹。

想杀我,凭你们还不行。虞穹大喝,他怒发冲冠,抬掌拍飞一个归境,提着鳞枪,站在高空,怒视四方,道,就是他默谷通亲自到来,也别想杀我

!我是魔族督军,战功显赫,与默谷通同属督军,他凭什么斩我。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