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鄂尔多斯民间金融转型私募破冰三年小成五年

2018-12-06 20:00:56

鄂尔多斯民间金融转型:私募破冰 三年小成五年大成

鄂尔多斯(600295)“不差钱”,但方永飞却在为找钱发愁。

不久之前还不是这样。作为当地人,又在颇有实力的鑫海集团上班,方永飞提前几天打声招呼,一、二个亿的资金轻松到账。但现在不仅要不到钱,就是上门拜访,也只有不过20分钟的谈话机会。方永飞记忆深刻的一次,是拜访了2个星期,动员了总经理的秘书、妻子,甚至司机说好话,终拿到4000万。

但是方永飞又说,拿钱不难。“打个招呼一、二个亿很快到账现在也做得到,但是那是借钱,和做LP不同,难的是拿用股权方式投资的钱。”方永飞如是说。

2010年7月7日,内蒙古首家获准发起和受托管理私募股权基金的基金管理公司鄂尔多斯市鑫泽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正式注册成立,方永飞是副总经理。

1、私募破冰

2010年9月1日,鑫泽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首支股权基金发起成立,基金规模2亿元人民币。

方永飞说,2亿元从7位鄂尔多斯当地人中筹得,筹资的过程充满艰辛。

“募资的难处在于本地高利贷每年有25%-30%的稳定回报,而且比较安全。另外,老板不懂PE是什么。”

方永飞常常要回答三个问题:“拿着个钱干什么?”“什么叫基金?”“回报率有多少?”

方永飞一遍遍解释:私募股权基金是什么,拿着钱去投资一些项目,做得好回报率有几倍,甚至几十倍。但是对于这个从来没有接触过,甚至没有听说过的东西,大部分老板将信将疑。

“你去先给我秘书讲一讲”,或者“你先去给总经理讲讲,先让他们明白”。

为了打动老板,以及影响老板决策的一干人,方永飞给总经理讲完了给秘书讲,有时候给老板的老婆讲。甚至有一次,老板去开会,司机留下来,方永飞主动给司机讲解起PE。“我觉得这个行”,老板回来后,司机替方永飞说话。

“灰心的时候我产生了一种疑惑:还做得下去吗?回来看看私募股权投资的业绩,又有信心了。”方永飞说。

但是相对于许小林和众多PE,方永飞已经幸运了许多。

3年前,建银国际财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许小林慕名鄂尔多斯的富有,前来融资,但了解情况的人问许小林投资回报率。“我告诉他们不能保底,一般20%是可能的。别人告诉我,你在呼和浩特转转就回去吧,融不到钱的!事实也证明了他们的劝告。”许小林回忆。

像许小林这样的PE还有很多,在面临募资困难,尤其是人民币LP缺乏的情况下,PE纷纷把目光投向民间资金充裕的鄂尔多斯。

2009年按常住人口计算,鄂尔多斯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为13.44万元,直逼香港。人民银行鄂尔多斯支行的一份调查报告称,据不完全统计,鄂尔多斯市民间一年的资金流动量在800亿以上。而根据清科数据统计, 2010年中外创投机构新募基金中新增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资本量为111.69亿美元。换句话说,数据显示,鄂尔多斯每年民间流动资金的规模很可能高于整个中国PE界的投资规模!

有人说,谁掌握了鄂尔多斯,谁就打开了PE的融资的闸门。虽有些夸张,但却有些道理。

然而,鄂尔多斯对于PE却相当吝啬,里面的原因众人皆晓:“本地高利贷每年有25%-30%的稳定回报,而且比较安全。”

鄂尔多斯当地的经济高速增长,金融服务不能满足高企业的融资需求,民间剩余资本充裕,民间借贷异常发达。“十人九贷一点也不夸张,鄂尔多斯是一个不存钱的地方。”鄂尔多斯金融办工作人员说。

为了规范民间借贷市场,鄂尔多斯市政府大力发展小额信贷,但是根据国家法律规定,小额贷款公司不能吸储,只能用自有资金放贷。大量资本依然在民间流动。

民间借贷有巨大的法律风险。2010年鄂尔多斯当地发生石小红案件,2011年人民法院关于非法集资的司法解释出台,其中规定“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实物、股权等方式还本付息或给付回报、向社会公众即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是非法集资的两个构成要件,而“个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在20万元以上,单位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在100万元以上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

如果说,以往鄂尔多斯民间借贷的高利息有着经济高速增长的支撑,随着煤炭和房地产行业的调整,民间借贷的风险不断加大。内蒙古金桥私募基金首席合伙人杨俊平坦言,民间借贷存在很多“拆东墙补西墙”的情况,并且“风险越来越大”。

为此,鄂尔多斯市政府一直在积极为民间资本寻找出路。从2010年起,具有金融学博士背景的副市长李国俭力推PE,带领市政府一干领导外出考察,起草PE相关法规,邀请企业家参加PE论坛。“要将鄂尔多斯打造成“中国私募重镇”和“PE/VC注册天堂。”李国俭雄心勃勃。但的困难在于长期利益和短期利益的博弈,一如中国现状。但方永飞很有信心:“高利贷不会长远。虽然目前这种方式的回报率很高,以后大家的意识会改变。”

2、一年读10本书

在现在的鄂尔多斯,想做PE的人扎堆。

在1月12日内蒙古股权投资(鄂尔多斯)高峰论坛现场,当地一位小贷行业人士告诉,有七八家小贷公司正跃跃欲试打算成立私募股权基金,他预计这次论坛结束后,可能会有几十家私募股权基金成立。

“我也想成立一只基金。”鄂尔多斯的一位金融界人士半开玩笑地说,“原来从别人手里借钱不合法,成立一只基金拿钱不就合法了吗?”

做远比说的难。募资难、注册难、团队难、项目也难。

“由于在内蒙古没有先例,从金融办到工商局,各个部门都有很多疑问。”方永飞回忆。方永飞的PE团队现有6人,全部来自鑫海集团,其中3人全职,3人兼职。3个全职员工初期的主要工作是注册基金。“有很多讲PE如何实际操作的书。2010年,每个人至少读了10本以上私募股权方面的书。”

注册经历一波三折:先是拿着全国其他地方金融办批复PE成立的批文到金融办,讲解PE注册的合法性,得到金融办的同意,但到工商局注册时又遇到了问题。“工商局注册科说PE归银监会、证监会管,我们拿出金融办的批复也不管用。于是找了工商局局长,拿了局长的批条,还有李市长的亲自批复同意才注册下来。”

其中有半个月,团队中的郭煜抱着PE的相关书籍天天跑工商局,一边解释,一边对工商局进行PE知识普及。

4月底开始申请注册,7月终于成功。

紧接着而来的是团队的招募,也是方永飞现在思考多的问题。

“在鄂尔多斯、内蒙古没有专门的PE人才,找的人漫天要价,只能培训自己的人才。”方永飞发现,好团队的成本太高。“目前基金规模是2亿元人民币,2%的管理费是400万。有的PE界人士说这点管理费还不够他一个人的工资。”但即使放低要求,出价20万-30万也招募不到合适的人才。

团队中的6人都有一些金融、财务背景,但没有私募股权方面的投资经验。方永飞的计划在2011年,全团队共同开始全面、深入地学习,包括读书和让所有成员参加PE培训班,同时通过实际操作一两个项目获得实操经验。

至今方永飞的团队寻找过二三十个项目,一些项目正在进行行业研究和尽职调查。“调查的程序书里面都有,有一些书里面讲PE具体如何运作。虽然没有做过PE,但是也没有想象的那么难。我们经常和银行打交道。PE做的事情比银行细一些,大道理一样。”

方永飞也希望通过跟投和咨询顾问尽快获得经验。未来鑫泽的项目将不限于鄂尔多斯,渠道包括托管银行、咨询机构的推荐,跟投,以及自己寻找。

“年回报20%-30%的项目比较好找,本地都有很多家。但是当地主要是煤炭企业、房地产企业,上市门槛太高。”方永飞正在筹办今年3、4月份的一个金融论坛暨基金发布会,“类似路演募集资金,告诉大家在做什么项目,以后做什么。”

3、3年小成5年大成

如何在鄂尔多斯做PE,各人有各人的理解。

1月12日内蒙古股权投资(鄂尔多斯)高峰论坛的日程颇能反映问题:天上午介绍募资、下午介绍项目如何融资、第二天介绍如何设立基金。

鄂尔多斯的PE还在试水阶段,有人想拿钱、有人想找项目、有人想自己做PE。方永飞却已经选择好了自己的PE模式,做FOF:一部分钱做LP,但同时成立自己的PE。

“如果只是做LP,十年以后鑫泽还是做不起来自己的PE。从战略的角度,鑫泽要在金融业方面有所作为。”方永飞说。

2008年,鑫海集团定下了产融结合的发展战略,从此发展金融业成为鑫海集团除实业以外的主要着力点,先是在2009年设立了小贷公司,接着进军PE。

“做实业的有很多多余资本不知道怎么处理,所以成立了小贷公司。”方永飞说,这也是当地实业企业的普遍发展模式。

方永飞分析,做PE的优势在于鄂尔多斯的资金充裕。“外地的PE从鄂尔多斯拿不到钱,但是我们可以拿到钱。公司(鑫海集团)开了很久,有丰富的人脉。一些朋友投资鑫海,从中产生了一些千万、亿万富翁,他们相信我们。这些人即使亏个上千万、几百万不会影响正常生活。”

为了获得这些企业家的信任,方永飞对PE进行了本土化,包括LP对项目的一票否决权。“投每个项目之前,会征求出资人的意见,如果出资人不认可,可以不投。我们还约定,出资人中推举出一位出资多、有声望的代表,即使投资委员决定投某个项目,出资人代表还行使一票否决权。”

方永飞认为,在基金开始阶段,当务之急是扎扎实实做几个好的项目,获得当地投资者的信任。“PE对个人和公司信誉的约束力很高。所以开始阶段小心翼翼地做。宁买贵的,不买错的。”

但孤军奋战可能太慢,鑫泽团队中亦有人认为应该通过和成熟PE的合作尽快获得经验,例如已经成立的清科澜海成长基金。方永飞表示,一直在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但尚未找到。

方永飞计划2011年通过做一两个项目让基金变成熟;经过3年有所小成,有一支合格的团队,成为内蒙古地区的基金,5年做成一只国内的私募股权基金。

目前鄂尔多斯市政府非常看重发展PE。李国俭表示,正在制定出台相应的政策措施,鼓励发起设立本土私募基金,吸引私募基金入驻康巴什金融CBD、东胜金融广场,通过“类金融特区”方案设计和地方配套政策的出台,招募国内及全球知名、活跃的PE、VC投资、管理及其他中介机构云集鄂尔多斯。

了解到,当地正在考虑设立政府引导基金,并且给予入住康巴什金融CBD的PE众多优惠。

方永飞说,鄂尔多斯的PE还在起步阶段,很多人还不知道PE是什么。但是政府支持力度很大,目前需要大力普及PE知识,经过年的PE环境培养,鄂尔多斯的PE会发展得非常好。

“地下资本、民间资本如何转型?鄂尔多斯尝试了很多方法,私募股权基金是一个非常好的出路。不仅鄂尔多斯,中国很多中小企业融资难,非常好的项目但是没有办法从银行拿到钱,私募股权基金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方永飞说。

防火卷帘厂家
可以下钱的捕鱼游戏
重庆KTV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