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从沪四条看银行压力测试脆弱性

2018-10-30 11:51:14

从“沪四条”看银行压力测试脆弱性

银监会主席刘明康近日在接受采访中称,根据压力测试的结果,即使房价下跌五成,银行业也能够承受,不存在被房地产商挟裹一说。测试的结果,将加强各家银行落实房地产调控政策的信心。   去年的银行压力测试结果,是房价下跌三成银行业足可以承受。银监会的表态,似乎证明今年银行业抗房价下跌风险能力在持续增强。可以佐证的数据是:到去年底,商业银行整体加权平均资本充足率12.2%,超过巴塞尔协议Ⅲ标准;不良贷款拨备现在有1.3万亿,对贷款损失的弥补能力和贷款风险的防范能力都有提高。与此同时,银行业的贷款结构与楼市调控方向越来越趋于一致。按照央行公布的数据,上半年房地产贷款累计新增额是7912亿元,同比少增了5985亿元,银行贷款在房地产开发投资中的比例目前下降到了30%。上半年红极一时的房地产信托业务在国有商业银行也纷纷叫停。   但是,且不说银行压力测试的分析模型是否能够全面对应银行业的系统风险,仅仅从商品房价的角度分析银行业压力本身就是不的。银行业的抗压性并非通过金融创新增强赢利能力,优化贷款结构而得以提高,只是选择性放贷的结果。换句话说,是政策给予的,而不是市场给予的。这就注定了是一种脆弱的高抗压性。脆弱表现在很多方面。比如,一旦经济基本面发生变化,因为经济增长的需要,房产业的支柱产业地位重获认证,银行业房贷的“口子”在某一时期重新放宽,导致房贷风险突然增加。   还要看到,假若地方政府在严厉的政策督导下,实施过于偏离市场规律的楼市调控政策强行下压房价,那么银行房贷的压力会瞬间加大。本周上海出台的“沪四条”中规定,“对于定价过高的,可以采取约谈、劝诫等方式加强指导和审核,也可以联合价格主管等部门进行会审”。这意味着,今后上海新盘的定价将是政府和开发商都认可的价格,上海楼市将正式告别房价“开发商说了算”的时代。尽管“沪四条”的主要意图,是杜绝楼市调控存在漏洞,防止“一房一价”政策走样,但别忘了,市场运行的主要原则之一,是利润预期的自主性。这是产品供应商决定是否进入市场和加大投资的主要驱动力。假如定价权被事实管制,开发商不能按照自己的利润预期行事,其结果只能是有条件的供应商选择退出市场。久而久之,必然导致市场萎缩。而市场萎缩折射到银行,就是还贷能力的大幅下降。如果银行业与房地产商“松绑”,需要以市场萎缩和贷款风险上升为代价,那么“被房地产商挟裹”的说法就不成立——无非是换了马甲的另类挟裹。   更重要的是,即使银行业的安危真的与商品房脱了干系,也不代表真的就高枕无忧。实践证明,商品房开发企业和购房者从来不是主要的风险来源。这两类贷款客户中“欠债不还”的少而又少。真正的系统风险,来自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今年6月底,审计署首次公布了地方债务情况。截至2010年底,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超过十万亿元。而地方政府敢于巨额举债的底气,相当一部分来自土地财政。审计公告披露,承诺用土地出让收入作为偿债来源的债务余额为25473.51亿元。试想一下,假如房价真的下降50%,假如“上海式”的价格管制导致市场萎缩,会发生什么?土地流拍将成为常见现象,商品房的建成量和成交量均大幅萎缩,地方政府在土地出让金和商品房各类税收环节的获利能力均将下降。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偿债?如此庞大的债务违约情况一旦发生,银行真的能承担吗?   这种迹象已经显现。今年,许多地方政府土地出让金收入下降了40%左右,其中还要提取30%以上的保障房建设、水利和教育等专项资金。另一方面,土地流拍已非。   房价与收入比趋于合理,是正当的调控方向。但这不仅是银行业一家的事,更涉及到土地转让、财税制度、住房多层次建设等一系列政策的协调配套。如果这些深层次建设跟不上,行政调控再强硬,压力测试再严格,金融体系的风险降低也不是结构性的,可持续的。徐立凡

手机游戏下载
天津涂层测厚仪
暖气片价格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