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天使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赤峰信息港

导读

【歌声】     女生浴室在女生楼的前面不远,分为上下两层,学生们都喜欢在一楼里,因为水比较热乎。  今年学校里所招的新生比往年多了很多

【歌声】     女生浴室在女生楼的前面不远,分为上下两层,学生们都喜欢在一楼里,因为水比较热乎。  今年学校里所招的新生比往年多了很多,所以一楼的澡房显得拥挤不堪。但大多数人还是宁愿等着下一个人出来,也不愿上二楼。  刚开学的第二个星期五,上完体育课的曲叶和瓜瓜整理好衣物去洗澡,看澡房的老妈子收了她们的钱,说:“一楼已经没有澡间了,你们去二楼洗吧。”  曲叶叹了一口气,问瓜瓜,“你去吗?”  瓜瓜摇摇头说:“我不想去,我们等会吧。”  “哎呀,走啦,一等就得好一会的。”曲叶拉着瓜瓜上了二楼。  她们来到二楼,刚进门,就与出来的二班的杨玉撞了个满怀。  二楼比一楼干净些,明亮些。但人来得少,所以也就更冷清些。  瓜瓜拉开5号澡房的门说:“我就在这儿吧。”  曲叶嗯了一声说:“我就在你旁边。”  整个浴室里似乎只有两个人,两股水声哗哗的响着。  曲叶洗到一半的时候,隔壁突然传来一阵歌声:如果我有一个梦,我愿与你一起分享,暗夜里总会有光明,我在这儿等你,你把一只手给我,我会带你去更美丽的世界……  歌声很柔和,没有伴奏,曲叶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歌,问:“瓜瓜,是你在放歌吗?”  “没有啊。”隔壁传来了瓜瓜的声音。  “哎,这是什么歌啊?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就是,我觉得还有一种冷飕飕的感觉。”  “是吗?怕是你心理作用吧?”  瓜瓜没有回答她,曲叶也没再问。依旧还是歌声伴着两股水声响着。  曲叶洗好时,歌声也停了,她走到5号浴室门边,问:“瓜瓜,你洗好了没有啊?”  水声很大,曲叶只听到个细微的回答,“还没有,你先走吧。”  “我在外面等你啊。”说完,曲叶走出了浴室,站在二楼的阳台上晒头发。  大约过了十分钟,瓜瓜还是没有出来,曲叶在心里嘟哝:真是慢死了。一道身影从她背后走过,她连忙叫住,“杨玉,你不是洗完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杨玉没有回头,说:“我忘了拿东西,回来拿。”  浴室里的水还在哗哗的流,曲叶无可奈何,又继续晒太阳。  突然觉得有人拍了自己一下,曲叶回过头来,是舍友小帆。  小帆问:“曲叶,你在这儿干吗呢?”  “等瓜瓜呀。”  “瓜瓜?”小帆睁大眼睛。  “是啊。”  “她不是已经下去了吗?”  “不会吧,她一直都没有出来的。”  “我刚才明明遇到她的。”  “哎”,曲叶有些生气的骂道:“这个死瓜瓜。”说着下了楼。  回到宿舍,曲叶正想大骂。可瓜瓜不在宿舍,她问佳华,“瓜瓜呢?”  佳华躺在床上看书,回答:“回家去了呀。”  曲叶顿时泄了气,大嚷,“溜得倒挺快。”  佳华合起书,压低声音对曲叶说:“我觉得瓜瓜今天很奇怪。”  “怎么了?”曲叶也压低了声音。  “她一回来,就忙着收拾包,连头上的浴巾都没有解,睡衣都没有换,就急急忙忙的走了,我们和她说话,她也不理。”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她得罪了我,当然要快点溜了。”  佳华摇摇手说:“不是不是,你难道不知道,瓜瓜从来不穿睡衣的吗?”  曲叶想了一会,点头说:“对呀”,又问:“她的睡衣是什么颜色的?”  “红色。”  忽的,曲叶的大脑里闪过杨玉,杨玉回去拿东西的时候,就是穿着红色睡衣的呀。”  “噢”,曲叶恍然大悟了,一定是瓜瓜新买了一件睡衣,洗完澡就出来了,见自己在等她,就想悄悄的溜了,哪知道自己看见了她,只是错把她当成了杨玉,她就来个将计就计,撒谎回来拿东西,让自己在那儿白等。曲叶点点头,在心理哼:看你回来我不揍扁你。  但曲叶又想不通了,没见什么人进去,怎么瓜瓜出来了,浴室里还有水声呢?    【尸体的发现】  小帆走进浴室,只有5号澡房里的水哗哗的流着。  她走进4号澡房,开始洗澡。洗到一半的时候,隔壁传来了歌声:如果我有一个梦,我愿与你一起分享,暗夜里总会有光明,我在这儿等你,你把一只手给我,我会带你去更美丽的世界……  小帆在心里想,什么歌,怪怪的。  洗完的时候,她关了水龙头,歌声也嘎然而止。  5号澡房里的水还在流着,小帆觉得好奇,一个人洗澡怎么可以这么长时间呢?她凑在门口望了望,什么也看不见,忽的,她发现水沟里流出来的水有些异样,确切的说,是水里面混着血。  小帆急了,想一定是人在里面受伤了,或是晕倒了。她去敲门,但是,门一敲,便开了。  随即,小帆尖叫一声,晕了过去,里面的情景,她一辈子也忘记不了:一具尸体坐在水龙头之下,两只眼睛惊恐的望着小帆,脸上的皮不见了,像是活脱脱被撕下来,肉被水冲得发白……  尸体被抬出来的一刻,曲叶一宿舍的人都惊呆了,虽然尸体的脸皮不见了,但她们还是一眼就认出,这是瓜瓜。  整个宿舍陷入了悲伤,但曲叶除此之外,还多了一份自责与想不通。  她明明记得有个人出来的,通过小帆的见证,出来的人是瓜瓜呀!再说,佳华也看到瓜瓜回到宿舍,怎么还会被人杀害在澡房里呢?  到底是谁这么残忍,要杀了瓜瓜?  曲叶想起佳华的疑问,瓜瓜从来不穿睡衣,她又回想起那天出来的人,她穿着一件红色的睡衣,自己还把她当成了杨玉。如果说瓜瓜那时候已经被杀了,那出来的人是谁呢?小帆为什么又把她看成了瓜瓜呢?  这些解决不了的问题把曲叶拉入了极大的恐慌之中,她觉得瓜瓜的死和自己有关,要是自己小心一点,瓜瓜也许就不会死,至少不会死得这么冤。  警察来调查的时候,曲叶把情况如实的说了,那个中年警官加强语气的问:“你是说你把出来的人当成了杨玉?”  “嗯。”  “你当时凭什么把她当成杨玉呢?”  “觉得背影像。”  “有没有确切一点的,比如说衣服或者发型之类?”  曲叶摇摇头说:“没有,她当时头上包着浴巾,又穿着睡衣,只觉得像就叫了。”  “那你与出来的杨玉撞着,她是穿什么衣服?”  “白色的睡衣。”  “确定吗?”  “嗯。”  警察在问杨玉的时候,杨玉却一口否定说:“没有,我洗完澡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这件案子一直都没有头绪,曲叶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任何线索。  学校里尽力封锁了消息,所以,除了本系的人以外,其他人很少知道这件事情。    【悲剧的重发】    几天后,这样的惨剧再次发生了,这一次是体育系一个叫付川的女孩。  付川也是和舍友刘会一起去洗澡,结果在浴室里被杀害,情况和瓜瓜的一样,脸皮被撕了下来……  曲叶听说这件事后,几乎崩溃了。  她找到泪流满面的刘会,刘会和她是高中同学,只是上大学后所选的专业不一样。  曲叶扶着她坐下,说:“你把经过告诉我。”  刘会本来老师交代过,不能向外人透露,但曲叶和她有过同样的经历,她还是点点头说:“那天我和付川去洗澡,但老妈子告诉我们,一楼已经没有了澡房,要我们上二楼。上了二楼,付川选了4号澡房,我就选了6号。可是她进去后又出来了,说4号的水龙头坏了,她又进了5号澡房。”  “等一下”,曲叶打断刘会,“你是说付川进了5号澡房?”  “嗯。”  曲叶点点头。  刘会接着说:“澡房里一切都是很正常的,还有人在放歌。”  “放歌?”  “嗯,我们洗到一半的时候,就听到了歌声,当时,我还以为是付川放的,问她,她却说不是。”  “什么歌?”  “没听过的。”  “那你还记得怎样唱吗?”  刘会摇摇头说:“不记得了,好像是什么我有一个梦想……”  “我愿和你一起分享。”曲叶接口道。  刘会点头,“好像就是这样。”停了一会,她又接着说,首先我以为是付川放的,并没有在意,可后来我才仔细的一想,当时浴室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那歌声像是凭空钻出来的。”  曲叶心里又了一个底,这件事与这歌声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然后呢?”曲叶问。  “我洗完的时候,付川还没有好。我和她说,我先走了,就回了宿舍。哪知道,晚上就见到了她的尸体。”  “那付川的尸体是谁发现的?”  “是我们宿舍的兰儿。”  “她现在在吗?”  “在”,刘会说着就去叫兰儿。  兰儿来了,一脸的惊恐,显然还没有恢复回来,她坐在曲叶的对面,脸色苍白,她和小帆一样,亲眼见到舍友死去的惨象。  曲叶小心翼翼的问:“兰儿,你是怎么看到付川的尸体的?”  兰儿看着曲叶,说:“那天刘会洗完澡回去后,我就来洗了,可老妈子说一楼已经没有了澡房,叫我上二楼,我在楼梯拐角处还看到付川。”  “你看到付川出来了?”曲叶吃惊的问。  “嗯,我还和她打趣,说是不是几个月没有洗澡,竟然洗了这么长时间。她笑了一下,什么都没说,就下了楼。”  曲叶想了一会问:“付川是不是穿了一件红色的睡衣?”  “嗯。”  曲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看来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她看着兰儿,问:“兰儿,那你进去以后发生了什么事?”  “我进去的时候,只有5号浴室里的水在流着,我去4号浴室,可水龙头坏了,我又进了6号浴室,洗了一会,就听见隔壁传来了歌声,我以为是5号浴室里的人放的,就没有在意。  我洗完后,5号浴室的人还在洗,我经过的时候,发现水沟里流出来的水是红色的,我担心里面的人出了什么事,就敲门问一下,哪知门就开了……”兰儿说不下去,紧紧地抱着刘会。  “噢,我想起来了,我们刚进浴室的时候,遇见一个女生。”这时,刘会突然叫起来。  “一个女生?”曲叶问:“什么样子?”  “穿着白色的睡衣,皮肤白白的,在学校里不怎么见着,好像不是我们系的。”  “杨玉。”曲叶自言自语到。      【旧事重提】  曲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觉得刘会和兰儿的遭遇,根本就是她和小帆的复制。一样的5号浴室,一样的歌声,一样的红色睡衣,一样的遇到了杨玉,不同的就是穿红色睡衣的人,次是瓜瓜,第二次是付川。  这些事情,又莫名其妙的与杨玉扯上了关系,这个平时见面只会打声招呼的女生,到底有什么秘密?难道她是凶手?想到这儿,曲叶吓了一跳。  第二天,曲叶遇上了杨玉,她开门见山的问:“杨玉,你听说了近学校里的惨案吗?”  “听说了。”杨玉冷冷的回答。  “你两次都在场。”  “你怀疑我?”杨玉有些生气。  “难道与你没有关系吗?”曲叶逼近一步。  杨玉回过头来,脸涨的通红,说:“曲叶,你不要血口喷人,死了人我也很害怕,我还担心下一个会不会是我,或者是你。”说完,愤愤的走了。  曲叶一愣一愣的,看着杨玉的背影,心惊肉跳。  自讨了没趣,曲叶回宿舍躺着,脑子里还在想这件事,突然,她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跑到网吧,搜索那首奇怪的歌。可是,查了一整天,也没有查出这到底是一首什么歌。  事情就这么被搁下来了,曲叶想尽一切办法,也束手无策。  二楼的浴室已经被封了,学校里虽然尽力封锁了消息,但知道这件事的人还是越来越多。  一天曲叶去上厕所,前面的两个女生就在压低声音的谈论,其中一个说:“听说了吗?中文系和体育系死人了?”  “知道,是在浴室里被杀的,听说死得很惨,脸皮都被撕下来了。”  “我听我哥说,两年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会不会是浴室里闹鬼?”  “哎呀,别乱说,以后都不敢去洗澡了。”两个女生朝前小跑着走了。  曲叶在心里说,两年前。  两年前,也就是刚毕业的这一届师兄师姐。  曲叶赶忙去网吧,找到了在线的一个师兄,他就是今年刚走的,去年曲叶才到校时,就是他和另一个中文系的师兄接的,他本是艺术系的,见曲叶比较谈得来,两人就成了好朋友,一直都有着联系。  曲叶问:“师兄,你知道两年前发生过的一件事吗?”  “什么事?”  “听说有人在浴室里死了。”  “你问这个干什么?”  “好奇。”  “是,两年前是发生过这样一件事,而且就在我们班。”  “那你能和我说一下吗?”  “大三那会,我们班有个女同学,叫吴敏,她非常有音乐天赋,会写词编曲,有一次,她写了一首很美的歌,名叫《天使》,可是还没有与大家分享,她就在浴室里被人杀了。手段很残忍,她的脸上被人泼了硫酸,全毁了。几天后,我们班的另一个叫杨玉的女生,她唱出了《天使》这首歌,并说是要完成吴敏的心愿,可是几天后,她也在浴室里被人杀了,死法和吴敏的差不多,只是她的脸皮是被剥下来的。”  “那你知不知道她们是被谁杀的呢?” 共 724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睾丸扭转须要做手术吗
黑龙江治男科医院
云南专治癫痫病研究院
标签

上一页:致我的爱情

下一页:乡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