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信息港

当前位置:

昆明不少闲置工地生商机变身菜市场停车场

2019/06/09 来源:赤峰信息港

导读

月经不调想要宝宝怎么调理月经不调该怎么食疗月经不调健康小知识人民西路潘家湾地铁建设工地旁,空旷的建筑工地已摇身一变停车场,一名男

月经不调想要宝宝怎么调理
月经不调该怎么食疗
月经不调健康小知识

人民西路潘家湾地铁建设工地旁,空旷的建筑工地已摇身一变停车场,一名男子凭借佩戴的红袖标在此收取停车费。面对媒体镜头,男子迅速扯下红袖标,跑了……

西坝新村拆迁空地3年多以来一直闲置,如今成了停车场

这是日前发生的一桩无厘头事件,据周围的人介绍,此前,更有人明目张胆地在此搭建收费亭收取停车费,直至被交警部门挨个取缔。

明波村一块拆迁的空地上聚集了许多小商贩

这不是个例。在调查时发现,在昆明城区一些拆除房屋后长时间闲置的工地,有人发现了新的“商机”:一个个农贸市场、停车场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就连曾经的昆明“地王”也难逃厄运。

目击

明波村闲置工地冒出农贸集市

走进明波村拆迁工地一角,五颜六色的遮阳棚映入眼帘,近百顶遮阳棚聚成了一个集贸市场,居民日常生活需要的菜蛋肉油等物几乎一应俱全。虽然物品丰富,这个市场却简陋到看不到市场监管者的身影,没有任何设施、管理制度,甚至连堵像样的围墙都没有。

商贩们说,原来明波村有个农贸市场,他们在里面做生意。明波村拆了,周围群众买菜很不方便。眼看好长时间这里都没动工建设,便开始有人在这里卖菜,渐渐地就形成了所谓的“过渡市场”。做买卖的人多了,明波居委会开始向摊贩们收取“摊位费”,摊子小的每月交100多元,摊子大的交得更多。

商贩们从市场进货后,就将蔬菜拉到这里来卖,一般当天进货当天卖掉。如果有卖不完的菜,用东西简单遮盖一下第二天接着卖。晚上无人看管,要是被偷了,只能自认倒霉。

明波村拆迁工地不远处靠近鸿运小区一侧,路边竖立着一块写有“停车”二字的牌子,停着多辆大货车和私家车。停车场里搭建了一个简易帐篷,一名中年妇女坐在里面看守停车场。她说,每天轮流有人看守停车场,私家车过夜收5元,大货车则按车型大小来收费。交了停车费后,她只能给个收据,没有专门的发票。妇女说,她是不久前被叫来看守停车场的,老板是谁她压根不知道。

在市场、停车场周围,没有窗户和楼梯被破坏的民房屡屡皆是,周围伴有成堆的建筑垃圾,几近人高的荒草随风摇摇曳曳。附近居民透露,2010年5月开始拆,至今有3年多了。昆明震通房屋拆迁有限公司负责明波村拆迁,而挂在工地的不锈钢标牌已是锈迹斑斑。

一些为数不多的民房墙壁上,贴着一则则出租房屋的小广告。

明波村村民金女士说,2010年5月明波村拆迁,当年5月1日,她通过中介公司在西园路上租了一套民房,房租为1400元/月,签了3年的合约,连上2000元押金,当时一次性付给房东5万多元现金。3年多来,安置房还住不进去,房东提出房租涨价到2000元/月,她决定不再续租而搬回去住。

西坝新村工地摇身一变停车场

经过西坝路西坝新村,看得到被拆的围墙内已变成了停车场,里面停着大量私家车和多辆旅游大巴。以停车名义咨询停车场看管人员,对方说,私家轿车200元包月,他表示这个停车场是西坝路建设工程拆迁指挥部的。

“到今年7月,这里拆了四年了。”住在西坝新村的退休职工吴大爷说,这里作为停车场已有相当长时间了,迟迟不见动工。

吴大爷说,当年,为了扩建西坝路而拆了路边的西坝新村的房屋。吴大爷的说法亦从当时的媒体报道得到佐证:2009年曾有媒体报道,改扩建后的该路段为双向6车道的城市主干道,文中还提到扩建道路计划于2010年底通车。

“道路扩建是好事,我也希望早日把新路建好,改善我们的生活环境。”吴大爷说,“可是,马上就满4年了,怎么还是老样子?”

官庄小学旁边施工边做生意

前不久,有民在金碧论坛上发帖说,西山区前卫街道官庄小学旁的拆迁工地也有一个非法农贸市场。

帖子中反映,该市场二期拆迁完的施工场地,有几个人在这里开办农贸市场,门口贴有“畅然物流过渡农贸市场”字样。可该市场除了利用拆迁施工时建的围挡墙外,再无其他设施。一边是菜市场,一边是堆积如山的建筑垃圾和拆迁渣土,大量腐烂的蔬菜丢弃在工地一并发酵,阵阵恶臭令人掩鼻。

6月19日下午,五颜六色的遮阳棚下,卖水果、蔬菜、干菜、小吃、服装等的小摊比比皆是,不远处还横七竖八地停着微型车和三轮车,并在一旁搭建了十多间临时商铺。个别摊子旁的围墙上歪歪斜斜写着“请勿占用”的提示语。

这里虽然做着买卖,可周围依旧在施工。烈日下,工人们正忙着施工,轰鸣的渣土车、挖掘机扬起阵阵灰尘,让这个简陋的市场更显喧嚣。

一名环卫工人说:“到今天,这个市场开了52天了,不知道是谁开的,也没人管理,只听说来这里摆摊要交摊位费。”一名开着微型车来卖服装的商贩说,摊位费标准是按摊子的长度收取,10元钱/米/天,他不知道这个临时市场能开到什么时候,一般来摆摊时他才交钱。看着一旁施工的情景,这名商贩也很头疼:“不应该在工地上摆摊,环境太差,特别是雨天更糟糕。”交摊位费的说法也得到了四周摊贩们的肯定,“还可以按月交费。”其中一名透露道。

昆八中旧址惜变“停车场”

友在微博上传了一些闲置工地变成停车场的照片,在的连日采访中,数目远远不止这些。

6月20日,在昆八中旧址的一个入口,大门敞开,私家车进进出出。政府颁发的临时停车场统一标牌和活动板房旁坐着的收费员表明,这里是一个停车场所。收费员说,这是公共停车场,对外停车,因为晚上无人看守所以不承揽夜间停车业务。

2010年12月18日,昆八中旧址成功拍卖。拍卖信息表明,这个地块占地面积30713.06平米(约46亩),用途为“商业金融业用地”,出让期限为40年。这个地块闲置两年多了。有媒体报道,当年拍卖这个地块时竞拍激烈,苏宁环球集团以成交单价为2800万元/亩、总价12.9亿元竞拍成功,创下当年昆明单价“地王”。这片当年昆明贵的土地,竞买方准备开发为环球金融中心。还有媒体报道,这个项目计划建筑面积约25万㎡,是集五星级酒店、写字楼、会议中心、商业及文化娱乐、公寓式酒店等多功能于一体的城市综合体。此项目由世界知名设计公司规划设计,是未来昆明市中心地标性建筑之一。

而如今,这块2010年的“地王”仍静静地躺在这里,已经超过闲置土地回收规定时限,变成了闹市里的临时停车场,成为昆明的“地王停车场”。有媒体测算,如果靠收停车费收回底价,需要收取停车费300多年。有昆八中的校友发了博客文章《留在如安街的过往——纪念陪伴我们的昆八中》,文中提到:“三年后,已经在新环境里如鱼得水的我,突然对着八中的待拆照片泪流满面。”

调查

相关手续还未完善

明震通房屋拆迁有限公司负责人王先生说,按照规划明波村拆迁后用于建设湿地。明波村窗户、楼梯被拆的民房,是因不具备完全拆除条件未拆,基本完好的房屋没有完善相关手续还未拆。 “周围的居民比较多,光鸿运小区就有2000户左右,他们买菜不方便,有临时市场还方便些。这个临时市场,明波居委会报请过马街街道办。是社区向摊贩收费,停车场也不是拆迁公司在经营,而是明波村的几个村民在经营。

明波居委会主任金洪伟回应道:“明波居委向摊主收的是卫生费而不是摊位费,该给我们的钱没给,居委会也没办法。”谁在收停车费,金洪伟表示不知道。

王先生说,金女士是一个离开后搬回来住的村民,让他们拆迁公司为难的是,还要给她家通水电。几年了为什么还是拆迁工地?王先生无奈地表示,作为拆迁公司,也不愿看到这样的结果。他表示,明波村村民的安置房屋盖在明波村对面,已经盖了20多层高了,估计这些村民们明年可以住进安置房。这里何时能完成拆除,王先生心里没谱。西山区西坝路建设工程拆迁指挥部的副总赵先说,该指挥部接到有关部门通知:“要求今年9月底向西坝路改扩建指挥部交道路建设用地,要求年底建好通车。”

停车场只供拆迁指挥部使用

西山区西坝路建设工程拆迁指挥部的副总赵先生说,西坝新村的临时停车场是指挥部内部使用,除了指挥部停车外,还有西坝新村一些居民的私家车。停车场里的那些旅游大巴可能是西坝新村一些居民或者亲属的。这个停车场基本不对外停车,偶尔会有外来车辆。收取的停车费,用来结算停车场看管人员的工资。因属于内部停车场所,不需要办理停车场相关手续。扩建西坝路拆除的西坝新村的部分民房,当时拆迁指挥部已对那些被拆民房的主人支付了货币补偿。因为资金和协调难度比较大等因素,导致西坝路公共建设需要的后续建设还在进行中。

居委会和指挥部相互“踢皮球”

西山区前卫镇官庄小学旁“过渡市场”的一些商贩告知的老板,试图拨通进一步了解情况,但一直无人接听。这一片区是西山区前卫街道办城中村重建改造指挥部,该部有关人员说:“指挥部没有收费,不清楚该由谁来管理,应该是村上管。”多次联系官庄居委会六组负责人,对方未接。官庄居委有关人员说,那些房屋都移交给了指挥部,跟居委会没有关系了。

前卫街道办经济办公室有关人员表示,这个市场是自发形成的过渡市场,马上就要拆除。至于这个过渡市场是否合法,具备什么条件才能开办过渡市场,谁在监管等问题,对方拒绝答复。

昔日“地王”昆八中旧址,五华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对这个临时停车场拥有经营权,但该公司拒绝采访。

声音

担心食品安全不达标

在明波村,一名给菜贩运蔬菜的三轮车摩托司机说,他住在明波村附近,经常去那个过渡市场买菜,曾从那里买过注水肉,也找不到地方投诉。

针对官庄过渡市场的帖子中说,不管是固定简易摊位还是挑菜进入的商贩,都要缴纳租金。该片地规划用途是居住房商业开发,并无农贸市场的规划。况且该“农贸市场”设施不全,管理杂乱无章,无农残检验室,没有市场准入制度,导致有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农产品等流入到百姓餐桌上。农贸市场建设在垃圾山旁,却在众多监管部门的眼皮底下安然无恙。

在这些过渡市场买菜的市民说,这些市场为他们生活提供了方便,但是,条件简陋到市场的必要设施都没有,他们也为食品安全忧心不已。

盼望早日搬入新家

西坝路拆迁工地,曾有当地居民反映当时施工速度慢,周围灰尘大和环境差,曾被媒体报道过。吴大爷说,居民意见大,拆迁公司也采取过措施,虽然环境条件得到一定改善,但是,风大的时候工地上还是会卷起大量尘土,进村的那段道路越来越难走。

明波村的金女士说,3年多来,她日思夜想盼着安置房早点盖好。但多年过去,依然是拆迁工地。往昔朝夕相见的邻居一年多都难见一次面,前次社区开选举会,才见到部分邻居,大家都希望早些盖好安置房。金女士希望自己的诉求能尽快得到合理解决。

明波村

2010年开始施工,至今有3年多

西坝新村

2009年开始施工,至今有4年

3年30场战役智伴品牌总经理刘宗明和他的
因为敢出格让自由侠受万众瞩目
拥抱更美好数字生活华为DigiX数字生活
标签